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松井家的奴隶](完)作者:普普之人
[松井家的奴隶](完)作者:普普之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av 韩国av 成人av 在线av av在线播放 欧美av av电影 成人在线 av女优 偷拍国产 乱伦av 看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0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松井家的奴隶
 
  在岛国的松井市,有着一方望族「松井家」,这个家族在古时便是贵族之家, 传了数代后在地方上仍然是望族与富豪,但松井家是个女系家族,也就是说由女 人主导家中的一切,而男子一律只能入赘,而且只是用来传宗接代,地位相当低 落。松井家由於是个由女人主导的家族,当然,家中所有的佣人与女仆到管家, 全都是女性来担任,这才能让松井家的四个女人安心啊。
 
  松井优子,有着三个女儿,她的丈夫,松井健,数年前就因病过世了,这么 大的家族当然不缺男人,三个女儿分别是雅子、由美子与清子。
 
  大女儿雅子,开着高级轿车回到了家中,女朴们在门前恭候雅子的归来,分 别列在两侧,大家都低着头欢迎着雅子,为雅子开道并打开玄关的大门,而雅子 当然看也不看这些女仆就进屋了。雅子匆匆的进入玄关来到客厅,客厅只剩下清 子正在看电视与两位女仆若叶与白石小姐。
 
  「清子,妈呢?」雅子问着正在看电视的清子。
 
  「妈跟二姐正在调教室呢!」清子头也不回的回答着大姐的问题。
 
  「唉呦,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调教室里玩乐」
 
  雅子匆匆走的往调教室的方向而松井家的调教室位於客厅的正下方,得穿过 女主人优子的房间才能进入,这个调教室只有松井家的四个人才能进入,所以相 当的隐密,连女仆们都不得其门而入。
 
  雅子按下了房门的电子密码后,进入到妈妈的房间里,再穿过第二道门来到 往地下室的阶梯,往下走了数十阶后,有个铁门,雅子拿出皮包里的钥匙,打开 了这道铁门。而出现在雅子眼前的画面是让雅子再熟悉不过的画面,松井家的女 主人松井优子一丝不挂的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脖子上还戴上了项圈,是红色的, 牛皮制的,戴起来相当柔软舒服,雅子当然认的出来,因为那是雅子她亲自送的, 鼻子上还被吊了鼻勾,整个鼻子因为鼻勾的关系被拉的老高,雅子记得,这是母 亲最爱的方式,当然妹妹由美子也知道。优子趴在地上,她的双乳呈现水滴状的 美丽曲线,是个成熟女人才有的漂亮胸型,而两个乳房的乳头上来夹了铁夹子, 夹子上还镶了铃铛,优子的屁股还插着一只正在转动的按摩棒,按摩棒被麻绳绕 了几圈,固定在优子的私密部位里,一点也不可能松脱。而自己的妹妹由美子呢? 正坐在地下室里唯一的一套沙发上,翘着脚,让自己的妈妈趴在地上舔着。优子 的癖好,松井家的三个女儿都相当清楚,而且参与其中,但三个女儿却都有各自 的SM癖好,这个母亲优子却不瞭解。
 
  「都什么时候了啊?妈…董事会已经开始了,大家都在等您呢」雅子有点生 气的问着。
 
  「我现在的身份不是董事长,只是由美子的母狗,董事会你替我去开吧」妈 妈优子停下了舔脚的动作,转头过去对雅子说着,但这个举动引起了由美子的不 悦,立刻抓起了优子的头发大声怒道:
 
  「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母狗?你还会说人话吗?母狗」由美子大声的怒吼 着。
 
  「是…是……母狗错了,请主人惩罚吧,奴隶求主人惩罚了」松井家的女主 人跪在地上求得女儿的原谅。
 
  「晚餐你就别吃了,吃我剩下的吧,然后等下关狗笼」由美子说着「优子喜 欢当狗对吧?」由美子拉着优子脖子上的项圈,在她的脸前方对着优子这样说着。 
  「是的,优子喜欢当狗,当母狗,当由美子主人的母狗。
 
  「好乖,那么进笼子吧」由美子拉起手上的狗绳,拉着优子来到特制给优子 的铁笼前,打开铁笼的门让优子进入。这个铁笼是由美子在前年母亲优子生日时, 向工厂特别订做的,是一笔秘密订单,因为是专为优子量身打造,优子还专程去 了趟工厂,避开所有人后,只在工厂经理的面前,实际进到狗笼中感受是否需要 修改尺寸,打造完成后也只有优子会进入这个狗笼中,因为身型与狗笼大小都相 当合适,笼子的内侧还镶上四个铁环,是用来固定住优子的四肢的,被关进铁笼 的优子就会被一种奇怪的方式拘束在铁笼中,动弹不得。不仅如此,笼子前还被 放上一面大镜子,优子喜欢从镜子中看到被当成母狗监禁的自己,当然,由美子 相当清楚,在优子的私处那只按摩棒依旧在转动着,优子知道,自己将会被关在 笼子里,一直到下体那支按摩棒没有电为止了。
 
  由美子将母亲优子关进铁笼后,回到沙发上坐着,看着手机里的讯息,笑了 一笑。
 
  「当女王好还是当母狗好呢?」讯息里这样写着,由美子看完笑了笑,因为 这封简讯的来源是松井家的第二资深女仆,堪称第二管家的月岛杏奈,高岛虽然 是松井家的管家,但从小在松井家长大的杏奈,却深受前代主人松井喜子的信任, 当然也深受优子的信任,而杏奈却与二小姐由美子有着变态般的关系。
 
  「当然是从女王变成母狗好玩啊…主人」由美子笑了笑的按下发送键,讯息 传了出去。
 
  「那你想从女王变成母狗吗?」没多久讯息又被传了回来,由美子集中精神 的拿起手机开始回覆讯息。
 
  「想,很想,做梦都想」简单几个字却说尽由美子此时的心声,因为看着被 关在笼子里的母亲,自己也有着相当爱好的由美子,事实上是相当痛苦的,对着 优子的处罚,也是一种对希望自己被处罚的想法,只是将这种想法投射在母亲优 子身上吧。
 
  「好吧……」另一方面得到母亲许可的大女儿雅子,转身准备离开,离开前 还看了由美子一眼,由美子对着雅子笑笑的,像是在透露着什么样的讯息,而雅 子则点了点头,像是在回答说她「知道了」的样子。
 
  女仆们列队在大门口,目送着大小姐雅子的车子越来越远,接着豪宅里的女 仆们就各自做个自的事了。
 
  晚上七点,雅子的车回到了豪宅里,女仆们执晚班的人数比较少,但仍有六 位在门口迎接雅子,雅子进到屋内,三妹清子仍然在看电视,看来母亲跟由美子 也还在调教室吧。
 
  雅子推开地下室的铁门,优子这个时候被锁上的铁制的脚镣与手铐,而这些 拘束的用品都是国外进口,要有钥匙才能打开的东西,而钥匙当然在二女儿由美 子的手中。优子趴在一个不大的铁笼中,吃着由美子吃剩下的晚餐剩菜。二妹由 美子则在地下的一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锁在笼子内发呆,一进门的雅子对由美 子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
 
  「妈,今天的董事会开完了,集团在下午的董事会中完成了你的辞职程序, 也完成了由我继任的手续,妹妹由美子与清子则列入执行董事,你被解除执务了」 雅子一边说着,由美子也一边走了过来,看着笼子里即将暴怒的母亲,但手铐与 脚镣让优子完全无法挣脱。
 
  「雅子……你们……你们都干了什么」愤怒的母亲在笼子里看着外面的两个 亲生女儿,却完全无法抵抗,因为双手双脚都被固定在铁笼四边的铁环上。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早就想做的事,你也该做你该做的事了」清子打开了铁 门也走了进来,看来清子也在这场秘密的阴谋中参了一脚。
 
  「你们篡位,那我现在要干嘛,女儿们你们也太狠了」优子在笼子里用愤怒 的眼神看着笼子外的三个女儿们。
 
  「你……要干什么?你当然是成为松井家的家畜啊,让大家都进来吧」雅子 说完,清子打开了铁门,松井家的十二位女仆与女管家高田玲子女士都进来了。 
  「不…不……别这样,别让她们看见我这样,女儿们,妈妈求求你们了…… 不………啊…」优子的求饶抵抗不了女儿们的恶劣手段,女仆们都进来了,进来 这个以往外人不得其门而入的神秘地方。
 
  「在松井家工作的大夥们,我向您介绍,松井优子,现在为松井家的家畜, 任何人,都可以玩弄她的身体,她的地位,远在你们之下,她就是条母狗,下贱 到不行的母狗,知道吗?」雅子对大家说着,女仆们窃窃私语着。
 
  「原来松井夫人这么下作……」在松井家工作三年的厨房女仆北川对着旁边 的花园女工香子说着。
 
  「真想不到啊」总务小姐清田女士对管家高田玲子说着「我也想不到啊」管 家高田惊讶的眼神,让在笼子里的优子相当羞愧。
 
  「高田,安排一下人手,将家畜优子,排个时间,一天三次,带到花园里溜 溜,同时也向大家宣佈一下,家畜优子,从今天起,除去松井家姓,只取名优子, 大家都可以尽情的叫她家畜优子哦」二女儿由美子对大家说着。
 
  「妹妹真是精明,也就只有你能想到了」雅子笑着对由美子说着。由於家畜 优子的拘束具是脚镣与手铐,仍旧有逃脱的风险,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所以在优 子的右脚与脖子上的项圈上加上一条约一米长的铁炼,这样优子就不可能站立起 来,而且只能在地上像母狗一样爬行了。
 
  「不…………」优子大声的在众人的眼前怒吼着,一夕之间自己失去了松井 家的主导权,还成了家中的一只家畜,这是优子想也想不到的事情。而与雅子相 当亲密的女管家高田则看了雅子一眼,雅子走了过来,在高田玲子的耳朵旁说了 几句「晚上,来我房里,庆祝一下,我成了松井家的主人,你…也成了我的主人」 雅子在高田的耳朵旁说完后,高田笑了一下,示意女仆们回到工作岗位。
 
  由於高田给每位女仆都加发了一笔相当可观的奖金,加上大家都是在松井家 服务多年,守住这个秘密,成了相当简单的事情,这就是松井家向心力。
 
  九点半,松井家的夜寝前一个小时,高田来到大小姐雅子的房前,敲了敲房 门,然后门被打开了,高田走了进去,脱下了她的小洋装,露出了白色的蕾丝内 衣、吊袜带与白色裤袜,相当性感,松井家的女主人雅子,则是跪坐在地板上, 戴上皮革项圈,双手缩在胸前,像狗一样的等待着高田的到来。
 
  「主人…」雅子跪在地上舔着高田的脚趾,甚至还舔着脚趾间的细缝。
 
  「这就是新松井家的女主人」高田笑着问着,然后牵起雅子的手,让雅子站 了起来,两个女人拥抱了起来。
 
  「在这里,唯一的主人只能是你」雅子说着。
 
  「呵…真调皮你,有机会,你来当我的女仆吧」高田玲子指着雅子的鼻头说 着「多亏有你的计划,主人,我才能当上松井家的头取位置,我的一切都是主人 给的,女仆当然是我梦寐以求的位置,只要能待在高田主人的身边就好了」。雅 子说着
 
  「那…我得赏你点什么,就赏你我的圣水如何呢?」高田脱了她的内裤,露 出她的耻丘,一遍光溜溜的,一根阴毛都没有,相当漂亮的小肉缝就这样展现在 雅子的眼前。
 
  「谢谢主人」雅子高兴的跪坐在地上准备迎接主人的赏赐。
 
  「来吧」高田用她的右手拨开了自己的肉缝,透明无色的液体就这样喷了出 来,喷在了雅子的嘴巴里。
 
  三女儿清子就站在高田的房门口,淡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然后关上房门, 这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画面了,清子曾经很羨慕雅子与高田之间的关系,但 如今不需要了,因为自己也有了这样的关系。
 
  清子走下楼去,来到东侧厢房的仆人房,这是厕所女仆白石与若叶的房间, 清子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白石与若叶已经脱下女仆的制服,但就坐在床上聊 天。
 
  「奴隶清子,跟两位女主人请安了」清子跪在地上向两位女仆们跪拜
 
  「原来是松井家的三小姐来了,你们家奴性都很重,应该是跟你们母亲遗传 来的啊!哈哈哈」若叶笑着说着
 
  「是…是……清子的奴性真的很重,请若叶主人与白石主人处罚奴隶吧」清 子对着两位女仆这样说着。
 
  「哈哈哈,还真是奴性重啊不愧是松井家的三小姐」白石笑着说着
 
  白天身份仍然松井家三小姐的清子,到了晚上则是厕所女仆(女工)的奴隶 身份。
 
  白石与若叶的年纪都比清子更大的多,就年纪上来说算是清子的姐姐阿姨那 一辈了吧,收下了清子这个奴隶后,白石与若叶也找到了在松井家的乐趣,就是 调教着这位三小姐。
 
  事实上就在今天下午,在大小姐匆匆的进门前找母亲之前,清子正在客厅张 开着双腿,让白石拿着按摩棒在玩弄着自己的阴部,一旁的若叶着是用双手搓揉 着清子的胸部,但门外听见了大家准备迎接大小姐回家的声音,白石与若叶则停 止了动作,清子也把已经被掀起的裙子盖了起来,但按摩棒依旧在转动着,声音 不算小,清子则机灵的打开了电视,假装自己正在看电视,没多久雅子便进门。 
  「清子,妈呢?」雅子问着清子「正在调教室呢」清子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 电视,然后忍受着胯下阴部传来的刺激快感,没多久,雅子再次出门,若叶与白 石又靠了过来,对着清子又亲又吻的。
 
  看着眼前的三小姐清子,白石笑了笑说道:「我们来玩个身份逆转的游戏吧」 白石说着「好啊!这个游戏最好玩了」若叶也回答着「我们白天是厕所的女工, 晚上则是你清子的主人,那么逆转后,晚上我们就是清子的主人,你就是我们房 间厕所的专用女奴,如何?」白石笑着说着「好啊,好像很好玩呢」清子也高兴 的回答着「那……衣服呢?」若叶问着「清子当然得穿上我们女仆的制服啊,这 样才像」白石说着「嗯嗯」
 
  清子换上了松井家的女仆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竟然穿上了自己家中女仆 的衣服,完全就是个女仆的样子,清子有点不敢相信现在的自己,但却有种不知 道如何形容的安全感。松井家的女仆制服是有历史渊源的,虽然是西式的女仆服 装,却没有蕾丝滚边的样式,只是很简单的连身裙,搭配一件白色的吊带上衣, 裙子里规定只能穿白色内裤与黑色裤袜,着黑色高跟包鞋,而且只能穿圆头鞋, 这就是松井家的女仆服样式,如今的清子也穿上了代表松井家女仆身份的制服, 代表着清子身份上的转变。
 
  而清子来到女仆房的厕所里,看着马桶在自己的眼前,清子却不知道该怎么 清理,毕竟自己是大小姐出身的。
 
  「还看呢?不会用嘴巴舔吗?」白石下了命令。这命令让清子吓了一跳,但 是因为太刺激了,这样的羞辱感是清子平时感觉不到的。
 
  清子伸出了舌头舔着女仆房里的马桶边边,虽然知道很髒,但却是相当好玩, 这也是有钱人所体验不到的,清子一边舔着马桶,另一边若叶脱下的内裤,跨着 脚也在清子的头上尿尿,但清子却一点也没反抗的意思。
 
  清子的双手被绑在背后,连身裙上衣的钮扣被解开,露出清子漂亮美丽的胸 部与乳头,鼻子被上了鼻勾,鼻勾上的短棉绳则拉到背后与麻绳打结,鼻子被鼻 勾拉的高高的,清子用张开脚蹲下的方式蹲在地上,在清子眼前的是一面大的落 地镜,清子的双腿张开,但却没有穿黑色丝袜与白色内裤,而是什么都没有穿, 就这样露出阴部在镜子前也在白石与若叶前,这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调教了, 但清子始终最喜欢这样的自己,也就是镜子里的模样,屈辱的被张开双脚,露出 私处与胸部。
 
  由於实在太好玩了,若叶与白石也都已经玩疯了,开始在厕所内拥吻着,两 个女孩都脱下了内裤,白石压着清子的头舔着自己的阴部,自己则用手玩弄着若 叶的肉缝,三个女孩都玩开了,进行着羞耻与不堪的游戏。
 
  「不如玩大一点如何?」白石说着「玩大一点?」若叶问着「清子想体验女 仆的生活,然后被处罚吗?」白石问着。
 
  「嗯嗯,想」这个问题清子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那怎么玩呢?」若叶问着「那简单,明天早上,清子穿着若叶的女仆装, 由清子替代若叶的工作与我一同前往女厕打扫,就说若叶感冒,所以还可以戴上 口罩,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了,然后我再跟管家高田女士报告,说若叶偷懒摸鱼, 早上还迟到,高田女士最气迟到了,一定会狠狠处罚的」白石说着
 
  「这……真是太棒的计画了」清子与若叶一同回答了。
 
  今晚清子也别想回到自己房间了,就睡在白石的床边地上,简单的盖着衣服 就睡了。
 
  清晨五点半,清子被叫醒了,这是松井家女仆的标准作息时间,若叶继续睡 觉着,难得可以偷到一天假期,就呼呼大睡了。清子换上了若叶的女仆装,在戴 上口罩与头饰,跟在白石的后方,来到西厢的女厕开始打扫,然后白石跟清子使 了使眼神,就离开了,没多久,管家高田女士就来了。
 
  「若叶,你早上迟到?还摸鱼偷懒吗?」高田穿着高挺的松井家管家制服, 这套制度由来以久,标准的西装外套加上窄裙与黑色丝袜加上黑色高跟鞋,一丝 不茍的样子。
 
  「是……是的」清子小声的问答着
 
  「大声点……」几近怒吼式的高田声量相当大,吓的清子往后面退了几步, 因为这完全不是平常认识的高田,原来私底下的高田如此的凶,清子有点想哭出 来了。
 
  「是……是的」清子继续冒充若叶的身份回答着
 
  「好,惩处如下,若叶,偷懒摸鱼,处罚脚镣拘束与狗屋监禁一天,禁止吃 饭一天」说完高田就走了,旁边两位女仆取出了脚镣就往清子的脚上锁去,然后 带往花园的南边一处偏远的地方,那里有间狗屋,外面是木板封住,但里面是铁 栏杆,是完全无法逃脱的牢狱,被锁上脚镣的清子就这样被推进了狗屋监禁着。 
  这间狗屋清子是知道的,但平常根本没注意这是干嘛的,自己也很少来到这 里,身上的衣服不算单薄,关在狗屋里也还算保暖,看着自己脚上拘束的脚镣, 清子却有种安全感了,这种感觉不自由但却安心。
 
  「清子奴隶,还好吗?」白石靠了过来偷偷问着「嗯嗯,还可以」清子回答 着「嗯嗯,体验很棒吧」白石继续问着「嗯嗯,真的很棒」清子回答着「再忍忍, 还有23小时,我已经跟管家高田说你到其他城市去找朋友了,短时间内不会发 现你不见的事情。」白石说完就离开了,留下在狗屋里一人的清子。
 
  清子看着简陋的狗屋,却是处罚女仆的地方,原来自家中的女仆如果犯了错 就会被带到这里来监禁啊,清子真是大开眼界,自己的双手忍不住在胯下间游走 抚摸着,摸到敏感的地方时,清子还会发出娇喘的声音,而四周是寂静无声的。 
  「还舒服吗?三小姐?」高田的声因忽然出现在狗屋的门前「我是…我是若 叶」清子赶紧回答着「你别装了,我早知道你跟白石若叶她们的关系了,只是不 说而已,我也知道你会偷看我跟雅子的事,我们是故意给你看的,不错的体验吧」 高田在门前蹲了下来说着
 
  「高田你…」清子有点不敢相信的回答着原来高田早就知道了,高田与大姐 之间的关系也是故意给清子看到的。
 
  「既然想体验,那就时间长一点,我已经得到你姐姐的同意,剥夺你松井家 董事的身份,也除去你松井家三小姐的身份,现在你的新身份是松井家的女仆专 用厕奴了,恭喜你了,清子,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奴隶的生活」
 
  「高田…饶了我…别这样」一边求饶的清子一边看着狗屋旁出现的松井家女 仆,这画面相当熟悉,这不就是对付妈妈的那天同样的场景吗?虽然自己也同意 这样对付妈妈,但清子没想到这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来的这么 快。
 
  清子被女仆们拉了出来,锁上了与母亲优子一样的铁炼,同样无法站立了, 只能在地上爬行,清子被女朴们牵着往厕所的方向爬行着,这女厕里,还有着另 外一位厕奴,就是松井家的前女主人,同时也是自己的母亲优子,优子被固定在 地上,木架就架在优子的身上,只让优子抬着头,女仆开始上着厕所,架自有个 透明的盆子,盆子被接上的水管,水管则接在优子的嘴巴里,再用皮革制的皮套 固地住,双手则被铁炼固定在替上的铁环中,腰间也被锁上铁炼,双脚也是跪坐 的,虽然偶尔可以换换姿势,但头是无法摆脱管子的。
 
  清子也被锁在了地上,同样的东西就固定在清子的身上,双脚双手的锁上了 铁炼,嘴巴里被装上的套管,再用皮革皮套封住,接在透明的盆子里,看着高田 脱下了她的窄裙与内裤,往木架上一坐,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是黄色的尿液就这样 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尿味好重,但清子很快的吞到肚子里面去,喝着尿的清子 好几次都被污浊的尿液呛到,而清子看着一旁的若叶与白石笑着,原来这一切都 是高田与白石她们计画好的。
 
  在清子模糊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大姐雅子也换上女仆装, 成了高田身旁的贴身女仆,还取了新名子叫小雅,女仆们已经见怪不怪了,雅子 也坐上了人体马桶,在清子的嘴巴里撒了泡尿,然后起身继续站在高田玲子的身 边。
 
  豪宅里进行的变态游戏,正激烈的进行遮,松井家的两位最后女主人,一个 也成了女仆,这也是雅子体验的其中一种,体验女仆正是雅子自己提出的,高田 知道后跟向来与三小姐清子交好的白石与若叶两个女仆讨论后,决定引清子入甕, 同时替雅子铲除挡路的石头,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也是一样。
 
  在公司里,高田从松井家管家,晋升成松井集团的财务长,正式掌管松景家 的财政与一切大小时。白石与若叶因为立下大功,成了财务长的贴身秘书,松景 雅子则很少出现在公司了,因为新的身份是高田的贴身女仆啊,地位甚至比白石 跟若叶还不如呢!
 
  而此时,在豪宅的另一边,北边的洋房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秘密的游戏, 主角是杏奈与由美子,一向担任女王的由美子,在这里,也成了杏奈的一条母狗, 接受杏奈的饲养,这样的情形已经秘密进行了三年,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但杏奈 却知道松井家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也有所盘算,或许有机会在长年服 务的松井家中佔有一席之地,而这一席之地得靠眼前的这位二小姐才能到手了。 
  由美子,拥有S与M双向的性格,但始终是奴性更重些,三年前,被杏奈调 教成私人女奴,后来又成了私人宠物与家畜,北侧的洋房里,是女仆与管家少接 近的地方,也很隐密,成了由美子的私人游戏场,在这里也有个特别为由美子打 造的铁笼,一样那间铁工厂所打造,在同样时间为母亲打造狗笼的同时,由美子 也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不同时候完成后,更在不同的时间送到松井家。
 
  向来酷爱金属的由美子,除了铁笼之外,还订做了许多固定在墙上的拘束器, 方便固定拘束自己用的,房子的中心更有一个铁环,用来锁住由美子的身体,一 旦被锁在房子中心的由美子,除了进笼子外,亦可以到房子的任何角落,在这里 由美子是唯一的女仆了,而唯一的主人就是月岛杏奈了。现在的由美子,脖子上 的项圈是纯铁打造的,脚镣更是加重的,手镣也是加重的,脖子上项圈与双脚加 上了双条铁炼,同样都是最粗重等级的铁炼,这样的重量束缚在由美子的身上, 由美子是不可能站的起来了,只能在地上缓慢的爬行着,但缓慢这两个字在杏奈 的眼中是不存在的,手上的皮鞭成了最好的工具。
 
  杏奈过去是由美子熟识的女仆,也一向负责由美子的贴身事务,所有大小事 都瞒不过杏奈,还记得第一次被杏奈调教的那个晚上,由美子跪在这个平日里服 侍她的女仆面前,竟然感觉到兴奋与被羞辱之后的快感,也让杏奈发现了由美子 喜欢被比自己地位还低的女人当成奴隶般的对待,而成为奴隶也只是第一步,成 为家畜是杏奈的最大目标,就这样白天时,杏奈仍是由美子的专用女仆,但只要 由美子说可以或是主动戴上项圈,就是告诉杏奈,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了。
 
  在杏奈的要求下,由美子自己剃光了阴毛,露出漂亮的肉缝,由美子会让自 己的阴道始终保持湿润的状态,所以会不断的想像自己被虐待的画面,而为杏奈 口交,成了由美子每天的工作。
 
  天气相当晴朗的今天,由美子第一次被当成了狗牵出北侧的洋房外,但杏奈 却不只是要在洋房附近逛逛,而是往豪宅的中心走去,身上铁炼的重量,让由美 子无法反抗的只能被牵着走,加上杏奈手上的皮鞭,由美子很快的就被牵到了花 园中,花园的中庭有着松井家所有的女仆,大家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现在的由美 子,由美子已经羞愧的低下头去,一点也不敢看这些下人,因为自己现在的地方 远不如这些下人女仆了。
 
  人群中让出了一条道,另一个方向被牵出来的是优子,财务长秘书白石小姐 牵着以往的松井家女主人,松井优子,现在松井的姓已经被去除了,只能是家畜 优子,看着自己与母亲同样的遭遇,由美子低着头,优子则对由美子笑了笑,因 为另一个方向被牵了过来也是头母犬,正是三妹清子,清子的屁眼被插入了高大 的狗尾巴,脖子上的项圈闪闪发亮,更是不鏽钢打造的,但由美子细看后,这个 项圈是没有打开的地方,它是锁死在清子脖子上的,惊讶的由美子,完全不知道 为什么三妹清子也成了母狗,只能睁大眼睛看着。
 
  站在高田身后,身穿着女仆装的新女奴雅子,看着自己的妈妈跟妹妹也成了 母狗,只能站在旁边静静看着。
 
  「家畜优子,我准许你用人类的话语说一句话,你想说什么呢?」高田对着 趴在地上的优子说着,此时的优子经过多日的调教与训练,有点恍惚的从口中说 出了一句话。
 
  「雅子,你也成为我们的一员吧,母狗就是母狗」优子说完,所有身边的女 仆都哈哈大笑了,果然是松井家的奴隶,奴性都很重的。
 
  「母亲……」在一旁的雅子只能挤出这几个字。
 
  「这个家畜是你的母亲吗?」高田对着旁边的雅子问着
 
  「是……是的」雅子回答
 
  「那个家畜的女儿是什么呢?难道不是家畜吗?」高田又继续追问着
 
  「是……家畜」雅子颤抖的说着
 
  「很好,那就好」
 
  高田说完,雅子已经软脚的跪坐在花园的中庭了,一旁的女仆们,靠了过来, 为雅子最后一次服务,她们解开了雅子身上的女仆装,若叶手里捧着不绣钢的项 圈,为雅子戴上,一丝不挂的雅子被系上了狗绳,双脚被锁上了脚镣与手镣,从 现在开始,雅子也成了一头母狗。
 
  四条母狗,被四个女人所牵着,齐步的往前爬行着,高田则在花园的凉亭里 喝着下午茶,雅子看着身旁的两个妹妹与母亲,大家都成了家畜了,雅子叹了一 口气后,招来了白石一鞭子,四头母犬继续被牵着溜狗,若大的家族豪邸,也有 着很大的空间,这下子应该有的溜了,而在高田看来,地下室的调教室又要被启 用了,调教室里将被规划成四头女犬的房间,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被放出来的,高 田的目的就是要松井家的女人都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调教室,最好关到忘记现在 是何年何月,只记得自己下贱的身份就可以了,高田相信,这对松井家四头母畜 来说这是很容易的。
 
  松井家的产业慢慢的都被高田给掌握了,财务长掌管了集团的核心,杏奈成 了董事会的董事,白石与若叶成了集团的秘书长与副秘书长,虽然高田掌握了集 团的核心,但家族企业仍然是松井家的姓,这个家族是需要接班人的,高田透过 海外高科技的医疗团队取得精子,使得雅子、清子与由美子都怀运了,并透过基 因控制,让这三个女人生下的都是女孩,好准备接管「家业」但对於高田来说, 让这三个小女婴成为未来新母狗,这才是当务之急了,母狗的教育不能再等,就 这样松井家未来的三个接班人将会继续成为母狗与高田手中的棋子,至於优子呢? 继续担任厕奴,为松井家的女仆们解决小便的问题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1-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