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3)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3)作者:indainoyakou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av 韩国av 成人av 在线av av在线播放 欧美av av电影 成人在线 av女优 偷拍国产 乱伦av 看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5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3)
 
  他们所谓的猜屌其实只是幌子,真正用意是藉口交之名行饮酒之实,目的是 把我越弄越醉──当我得出以上结论的时候,光头男正好抽出他的鸡鸡,换阿达 那根沾满酒送进我嘴里。我已轮流替他们吸了两轮,总是在吸乾净后换人上阵, 因此喝下肚的酒也未曾间断。
 
  「小蓝讚喔!技巧高明喔!哈哈哈!」
 
  ……才没有什么技巧呢,就只是舔弄与吸吮。猜知他们的用意就让我对这种 假惺惺的奉承失去感觉了。要不是阿良还在取悦我,我大概已经残酷地拒绝这三 个臭男生。
 
  真讨厌,明明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为何吸舔过程又不那么令我排斥呢? 
  我觉得身体轻飘飘地是阿良在束缚我不让我飘走,他用让我爽的方式加重身 体的重量,但我还是会在他的动作中发茫。可能是喝多了吧,真的多了。我没有 像稍早那般想笑,其实嘴里含着东西也笑不出来,大概现在只顾着放松与享受吧! 
  阿良对我的关爱滋润了一切,在这滋润下,男生对我产生的性欲远远胜过渴 望带来的快感,使我愿意回应他们的欲望。但欲望不见得就是射精,这点对喜欢 扮女装的我来说是最能感同身受的。或许是因为这样,我才想满足男生们想灌醉 我的欲望……才愿意服侍他们一根比一根还壮观的老二。
 
  「滋噗、啾噗、滋噜、滋咕……咕噗!咕噗!噗呕……!呵、呵呃……」 
  阿达只进来一两分钟就往我喉咙深顶,一下比一下用力,顶到我作呕时才把 他的屌抽离嘴巴,硬挺的肉棒牵着好多口水甩在我右颊上。
 
  「脸很红喔!小蓝还撑得住吗?还是要认输呀?」
 
  我抬起手臂摇摇晃晃地想拨掉黏在嘴边大概是阴毛的东西,不料手臂却被抓 去握另一人的鸡鸡。给他们胡乱闹着玩真的是秩序顿失,连猜猜乐的规则也不遵 守了。不管我有没有答对,这次他们一定会在第三题说我错,即使第三题是只有 叫我小蓝妹妹的那个光头男上场,我答对了他们还是会打死不承认,因为这样才 能继续玩弄我。
 
  有点无奈,可是整体来说还满快活的,所以我也不跟他们计较。
 
  「这次是……阿达对吧!」
 
  一定是的,因为帮他们都舔过了,我分得出来……光头男的最大,阿达的也 满大但龟头很尖,阿明的是肥短可以吸到根部的尺寸。不过当然,阿达会用很机 车的语气否定掉这个答案。
 
  「哔哔哔!答──错!真可惜啊,又跟一千块擦身而过了!」
 
  「明明就答对,你故意不想给钱对不对?」
 
  「哪有啊!天地可证,我阿达是说到做到的大丈夫欸!小蓝你不要输不起喔!」 
  「明明就答对了……」
 
  「喂喂!你想假难过搏同情喔?这样不行喔!输不起就叫你母猪!」
 
  「哪有啊……不要乱叫啦!」
 
  「哈哈哈!母猪乖!乖乖喔!」
 
  气人耶……!阿达那个白痴故意玩我,还用鸡鸡啪啪地甩我的脸,我一作势 要咬他,就被他趁机勾住嘴唇倒酒进来……
 
  「喝喔!喝喔!母猪小蓝!」
 
  「不要……噗啊!噗、噗咕、咕噜、住、咕、住手!噗……咕呕!咳!咳! 
  咳呃!咳呵……「
 
  已经很晕眩了,喉咙虽渴却再也不想碰酒,因此当酒入嘴的那一瞬间我就开 始挣扎,最后还把不慎吞进肚里的大口酒全吐了出来。他们看我的狼狈样哈哈大 笑,在我脑袋还处於地震而做不出反应时不断嘲笑我,阿达还拿酒从我头顶上浇 下来。
 
  「不要啦!我的假……」
 
  还好……!虽然意识模糊不清了,幸好还能控制自己的嘴巴,不然差点就露 馅了!
 
  「你的假──什么啊?讲话讲不清楚了喔!很醉了吼!哈哈!」
 
  「没这……」
 
  连话也说不完整了……好糗。
 
  有一股浓厚的倦意让我感到只要闭上眼就能很舒服地睡一觉,不过阿良默默 努力支撑着我的意志,我想至少要撑到他取悦完……於是我硬撑着说出话,就算 阿达很讨人厌,有他在旁边吵就不容易睡着。
 
  「头发啦……湿……气味……黏上去……」
 
  「说什么啊?大声点啊!不然听不到喔!听──不到!」
 
  咕噜噜咕噜噜──凉凉的酒液再度倒向头顶,把我整头假发弄得又湿又重, 我想伸手确认有没歪都没办法,因为两只手都在另外两人的跨下……也好……现 在手都晃个不停,万一自个儿把假发撞歪就更糗了……话虽如此,头发被乱弄还 是让我很沮丧,我担心弄坏了再买一顶很贵的……
 
  阿达与光头男取笑我的时候,阿明中途就不断到一旁去语气很凶地讲电话, 后来就感觉到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在阿达三度浇我酒的时候,阿明就说他要先走 了。
 
  「喂,我有事要处理,下次再聚吧。还有,这拿去。」
 
  说着,衣领继光头男后终於又被拉开,阿明塞了好多张钞票进来,然后拍拍 我空着的右胸说道:
 
  「小蓝,阿达这个混蛋很小气,看在明哥份上别计较喔,下次见面再跟你玩 玩。走了!」
 
  「嗯……!」
 
  哇……我应该记得他的长相但是脑袋沉重到想不起来,不过光凭这番话跟还 没轮到他便大方给零用钱的举动就让我觉得他好帅!该怎么说,有点像阿良给我 的感觉……
 
  「明哥又在耍帅,干!小蓝你别着迷喔!那种风流浪子喔,女人多的是啦! 
  你排不到,别肖想!「
 
  ……气氛马上就被臭阿达捣乱。
 
  阿良把吵个不停的臭阿达赶到一边去,然后低声对我说:
 
  「小蓝,想睡了对不对?」
 
  「嗯……」
 
  我偎在他怀里笑嘻嘻地全身放松,像一团棉花糖,只有鸡鸡和奶头是硬的。 
  「我这边还有一千块喔,你不想赚吗?」
 
  我摇摇头,旋即又撒娇似地蹭着他。
 
  「不想猜……会被笑……」
 
  「是喔,那不然我问问题你回答,全说完就给你零用钱好不好?」
 
  「蛤……为什么问……你干嘛问……」
 
  「我想多了解小蓝啊!你这么可爱,谁不想了解你呢?」
 
  「可爱……嘻嘻……」
 
  「怎么样啊?要不要玩?」
 
  我假装犹豫──实际上好像没有动作,管他的。总之过了一下子才点点头, 阿良也没因此嘲笑我。他两手仍在我衣服底下抚摸,力道变得很弱,似乎只为了 要让我处於勃起状态。
 
  不知道是阿达还光头男又凑了上来,好像有手机的声音,因为看不到加上昏 昏沉沉所以也不太在意。等了会儿,阿良在我差点睡着时开口发问。他的声音近 距离窜入我耳内,酥麻得使我微颤。
 
  「小蓝叫什么名字?」
 
  「嗯……语容。」
 
  「要说全名喔。」
 
  「蓝语……蓝语容……」
 
  「你读哪间学校?」
 
  「……不要。」
 
  「说嘛,小蓝。」
 
  「好啦……就……大X。」
 
  「说清楚一点。」
 
  「大X高中……」
 
  「几年几班?」
 
  「二年五班……」
 
  「座号是?」
 
  「六号……哎唷,干嘛问啦……」
 
  阿良不理会我的抗议,而某个男生点了菸给我抽。我不知道他们在打啥主意, 不过抽了很放松也就不在乎了。吸了两口菸,那个男生帮我把脸颊黏到的发丝拨 开,阿良继续低声问道:
 
  「小蓝喜欢自慰吗?」
 
  「嗯……喜欢。」
 
  「喜欢被玩奶头?」
 
  「嗯嗯……」
 
  「这样搓感觉如何?」
 
  「舒服……」
 
  「所以你自慰也会摸奶头啰?」
 
  「嗯,会啊……」
 
  「会想着怎样的男人自慰?」
 
  「呃……」
 
  「鸡巴够大的男人?还是温柔的男人?」
 
  「不……不知道啦!」
 
  「还是只要男人都好?」
 
  「不知道……大概?」
 
  「这样啊,所以小蓝喜好的类型很广啰。」
 
  「大概……?」
 
  阿良的问题接得太急凑,我还没搞清楚自己为何说出「大概」这两个字,后 面就一路大概下去了……问答到烟灰飘落至大腿上烫得我吓了一跳,阿良替我拍 掉烟灰后倒了点温掉的水上去擦一擦,然后换个方向继续问我:
 
  「所以小蓝你读大X高中二年级,十七岁啰?」
 
  「十七是虚岁……今年十六。」
 
  「目前为止有几次男人经验?」
 
  摇摇头。
 
  「你还是处女吗?」
 
  犹豫了下……点头。
 
  「你有想被怎样的男人开苞吗?」
 
  摇头。不知为何发笑了,笑出来的时候又赶忙别过头,觉得好丢脸。
 
  「那你刚才说喜好类型很广,所以只要有男人,你就会给他开苞吗?」 
  点头……摇头……又笑了出来。我蹭着阿良的脖子答道:
 
  「这题跳过嘛……」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现在我只想要阿良……嘻嘻。讨厌,一想到自己想 要阿良就忍不住笑出来……
 
  「那小蓝,最后对大家说些话吧。」
 
  「呃嗯……什么意思?」
 
  「我们在把小蓝可爱的一面录下来呀,说说话吧!」
 
  「什么录……在录什么?不要录啦……」
 
  「小蓝可爱的姿态也会被其他男人看到喔!说不定会有人想帮你开苞呢!」 
  我慌了,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也大概略知一二,只是脑袋真的无法将之拼凑 起来。就像一加一等於二的等於消失了,我听到阿良的声音、也知道大概会是什 么意思,却无法划上等号逼自己相信。这种矛盾让我想生气也没办法,就在他怀 里闹起彆扭。
 
  「不要,你不要录……不要给别人看我……」
 
  后来阿良也没再录了,其实可能只是因为早就录完他想录的吧。我再无心力 去思考他想拿录影做什么,连单纯享受的余裕也随着浓厚睡意流失。
 
  光头男和阿达似乎也累了,没人来逗我,阿良虽然抱着我却只顾着玩手机, 那手机发出的按键声好像跟我一样……
 
  我在这个男人怀里放任身体火热地融入睡意,完全忘记回家的事情。
 
                 §
 
  醒来的第一个反应是──快渴死了。
 
  高亮度的日射透过震动的窗户映入大概三坪多一些的房间内,屋外很近的地 方传出震耳欲聋的施工声,那声音大到好像在脑袋里来回敲打般,痛得本来就头 晕的我很不高兴地坐起来。
 
  看着床下满地垃圾的异样情景,除了极度乾渴外还冒出两个「惨了」。一个 是自己居然在外头过夜,另一个则是我没卸妆就睡!花掉的妆就这样盖在皮肤上 过一整晚,假睫毛不知何时弄掉了,假发也歪歪的还有好多地方被压坏,呜…… 
  衣服呢……我的衣服去哪了?只剩内裤,而且好腥好臭喔……
 
  床上只有我……看不出来是不是阿良住的地方。总之先去卸妆,然后找水喝 ……
 
  虽然脑袋已经清醒,身体离开床铺后却马上就摇摇晃晃地摔了一跤,好痛、 好烦喔……我扶着墙壁重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走,这才顺利抵达房门。 
  没想到外头只有个除了垃圾袋以外皆空荡荡的大厅。有七道门,一个看起来 像是大门,一个像厕所,剩余五间都是和我出来的这间一模一样的房门。总之先 去厕所。
 
  不很舒服地洗掉脸上的妆,还好皮肤没出现什么过敏反应。我管不了卫生问 题舀了些生水就喝下肚,依然很渴,只有嘴腔和喉咙稍微舒服了点。再来是假发 ……唉,这顶假发不行了……昨晚到底是怎么弄的啊!整顶都是酒臭味而且到处 都黏了髒东西!还有一块块严重打结跟脱落的地方……又要省零用钱买新假发了。 
  零用钱……对了,阿良好像有给我零用钱?是放在哪呢?该不会埋在房里那 堆垃圾下吧……真要命。
 
  我重新戴好假发,虽然很丑又很臭,总好过以原貌见人。况且阿良知道我是 男生却还接受我,纯粹是因为我打扮后很可爱吧,这样就更不能让他看见真面目 了。
 
  书包和衣服果然跟整个房间的垃圾合而为一,就埋在满地卫生纸、啤酒罐、 泡麵碗和菸蒂下面……超噁心的。书包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了,本来好好的课本 跟制服都歪七扭八地摊在地上,学生证还被乱涂一通,有些课本侧面沾到好像是 酒吧,都皱成一团也飘出味道。衣服是没有被乱画,不过也好不到哪去,两件上 衣都很臭,短裤则是像内裤一样非常腥,充满了精液的气味。至於钱……有了, 就在衬衫里,皱巴巴地还有几张弄破了。
 
  从衬衫内翻出来的红钞总共有二十二张,其中三张破损,用透明胶带黏一下 就可以用了吧。两千二啊……这顶可是要三千五耶,不太想买品质太粗糙的假发, 况且买回来还要自己再接发很花钱又很麻烦……真讨厌,干嘛弄坏人家的假发。 
  ……嗯?「人家」?
 
  这还是第一次自然地用上这个词却一点都没有彆扭的感觉,有点惊喜呢!不 过一想到是在阿良那种混混的房间突破这层瓶颈,就莫名感到失落……
 
  我继续把瓶瓶罐罐都找出来收好,有些看起来是被打开来玩就没盖好,在这 种环境闷一晚也该换了。喷雾类的几乎被喷光光,唇膏倒是没事。嗯嗯……粗略 估计也要花个四、五千来弥补……
 
  我应该要很生气才对,这样是被欺负了吧。可是,没有遇到阿良的话,我就 不会有那么奇妙的体验……体验到自己真正像个女人。
 
  我怀着这股矛盾的情绪收拾好东西,打开手机,想说阿良可能会留给我一些 讯息,果然一打开来就在赖上面看到新好友。然而我却在一瞬间僵住了。 
  大头贴……变成了昨晚在KTV的照片,而且是我懒懒地抽着菸的脸。 
  惨了!惨了惨了惨了惨了!被发现?会被发现?所有人?同学跟家里都会发 现……会发现我扮女装!
 
  完蛋了。有照片为证,一切都完了。
 
  臭阿良……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我心灰意冷──又胆怯地点开聊天视窗。反正做不做心理准备都一样,只打 算看看有哪些人知道好让我避开他们……没想到只有阿良、妈妈和一个同学发给 我新讯息。我看妈妈那栏显示的是责问人跑去哪,阿良的先略过,同学则是传贴 图不知道前面讲什么。点开来一看……
 
  『你干嘛学某某某用AV女优的大头贴?很蠢耶!』
 
  ……咦?AV女优?
 
  心里浮现一丝希冀的我赶紧点自己的大头贴放大,再三确认那是我本人,再 回去确认同学留言,得出令人松了一大口气的结论──他没认出我!
 
  对呀!仔细想想我化妆又戴假发,现场光线昏暗根本就看不出来嘛!亏我刚 才还穷紧张呢!
 
  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赶紧把大头贴换掉。因为加了阿良,不能换原本的照 片,就随便选一张风景照代替。啊……既然阿良趁我不注意时开了赖,想必也看 见我的真面目了吧……他会不会后悔了?
 
  我希望不要。
 
  点开阿良的对话视窗时我拼命在内心祈祷他别……抛弃我……之类的。结果 并没有那种令人心碎的内容。
 
  『小蓝你头贴好丑喔,帮你换张可爱的喔!』
 
  『醒来打给我0963289XXX』
 
  『对了这昨晚的记念,传给你一份!不要看着看着就自慰啰!』
 
  最后一则讯息是个影音档,背景是这间房间,灯很亮,看起来是晚上。我光 看他的留言就有点雀跃了,而且没有昨晚来到这的记忆,让我很期待会看到他跟 我做了什么好事!
 
  可是画面上却出现一个中年胖子。
 
  阿良的声音从影片中传来。
 
  『好,OK,记住除了后门不行,其他随你高兴吼!』
 
  然后是不认识的油腻腻粗嗓音。
 
  『她嘴巴也可以?』
 
  『可以啦!』
 
  『那为啥不能直接上,你欠两个月房租还跟我限制一大堆。』
 
  『啊她就处女啊!第一次很重要你不知道?』
 
  『干,什么处女,带把你跟我说处女。算啦,我再算你下个月免费,让我插 她吧!这种幼齿、烂醉又浑身K味的小贱货光看实在忍不住啊……』
 
  『喂喂你是听不懂人话?别乱来喔!碰她屁眼你就完了跟你讲。』
 
  『啧,好啦。』
 
  他们说完这些听起来很不妙的话,胖子就上了床,床铺发出叽叽咿咿的悲鸣, 床上的我几乎都被胖子遮住了……
 
  我愣愣地看着那个脱光的胖子压着我摆动全身的离奇光景……
 
  吐了。
 
  『呼喔喔喔!小蓝!小蓝喔喔喔!感觉到叔叔的大屌没?叔叔要射在你可怜 的小鸡巴上喔!噗噜、噗嘻、嘻嘻!你的小鸡巴好可爱啊!呜嘻嘻嘻!吼喔!吼 嗯!吼喔喔喔!小、小小年纪妆就浓成这样,叔叔来帮你舔一舔!嘶噜、噜噗、 噗啵、噗啵!噗滋滋!啵呼!呵呵呵……!』
 
  无法形容的反感。
 
  所以我昨晚并不是醉倒就睡这么简单,还被这种不认识的噁胖男做这种不堪 入目的噁心行径……?
 
  不行……就算避开画面,光听声音再度害我吐得乱七八糟。
 
  『小、小蓝!跟叔叔KISS过不过瘾?过瘾吗!那我们的老二也来KIS S一下!呜嘻嘻!嘻嘻!真想干你的小屁眼!不过是处女就没办法……不对!不 对喔喔喔!叔叔怎么会忘了呢!喂建良!你说不能干她,那我让她干我可以吧? 
  哈哈!谢啦!『
 
  画面中的我是没有反应的……为什么这个变态胖子能够这么夸张地自得其乐 啊!而且……而且还在阿良面前亲我、摸我身体……甚至……!
 
  『弄不硬啊……操你妈没事喝那么醉,直接来……喔……喔喔……!可以! 
  小蓝看到没!你的小鸡巴进到叔叔屁眼里面啰!吼喔!吼呼、呼!小蓝!小 蓝!
 
  小蓝跟叔叔合体了!合体!合体!啊!啊啊!『
 
  不行了……
 
  眼睁睁看着不醒人事的自己被这种可怕的男人侵犯……甚至还把我的鸡鸡塞 进他体内……呜噗!噁呕呕呕……!
 
  呼……呼……真的不行了,再看下去我会崩溃……
 
  我嘴角还挂着刚吐出来的酸液,正要关闭档案时,阿良的声音明显是在对看 着这个影片的我说道:
 
  『小蓝,我这是在帮你更进一步成为女人喔!从今以后你不用再为什么狗屁 处男身烦恼了,身为男生的事情都别去想了,只要好好当个女人跟着我,听到没? 啊对了,你要是不乖的话,我就把这个影片上传到网路上给大家看喔!』 
  这句话听似不负责任又语带威胁──却同时有着救赎的声音,使我失去了关 闭影音的力气,呆坐在垃圾堆中有心无心地看到它跑完整整十五分钟。
 
  即使档案结束、画面回归对话视窗,我仍久久不能自己。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4-24更新.